現今社會,科技進步,資訊發達,人類的文明得到充分發展,眼界也比以前更遠更闊。然而,在社會的框架及傳統觀念下,⼀些最尋常的問題卻未得到解決,性別歧視即為其中⼀種。受到「男主外女主內」、「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等等傳統性別定型觀念影響,職場女性受到的歧視要比男性來得明顯及劇烈,而歧視主要反映在薪⾦及晉升機會之上,成為女性發展的主要阻礙。

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2006年起,每年都會發表《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教育、經濟和參政報告的主要參考領域。2017年的報告指出,全球女性在上述領域⾸次出現倒退;去年底的報告則指出,全球兩性的收入差異巨大,男性平均年薪為 2.1 萬美元,女性僅 1.2 萬美元,相差幾近多⼀倍。報告更估算,兩性職場平等,還要多等202年,僅比上⼀個年度的估算短了15年。

// 美國:全職工作女性的年收只有相同男性收入的僅 80% (The National Committee on Pay Equity) ,而且美國兩性收入差異收窄的趨勢在 21 世紀後就開始急劇下降。//

// 歐盟:據 2017 年歐盟統計局統計,「未調整的性別收入差異 (unadjusted gender pay gap) 」達 16.3% 以上,大多數歐盟國家的性別收入差異仍然是 10% 以上,最嚴重的為更有 26.9 %。//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香港在性別平等方面向來名列前茅,表現比日本、南韓、英國、美國等民主自由國家都好,勞動市場的性別比率確也在收窄。然而,根據統計局,《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主要統計數字 (2018 版) 》,香港男性平均每月比女性多賺6000元,而且過去10年間男女月中位數入息差距不斷擴大。另外, 若以收入劃分,月入5000元或以下的女性共有40.4萬人,男性則只有6.24萬,相差超過6倍,情況20年來並未改善。

除了薪金上的分野,亦⼀反映性別歧視的就是女性的職場晉升。吊詭的是,在⾼等教育程度上,香港女性⼀直比男性稍⾼(2015年接受⾼等教育的男女比例為46.1% : 53.9%),但經理或行政級別等⾼階職位仍是男性佔絕對優勢。該份統計的結果顯示,月入3萬以上的女性共有33萬人,男性則有54萬人。這樣數據於30年來有明顯改善,但比例仍然懸殊,女性僅佔37%。

安俊人力資源顧問董事總經理周綺萍接受訪問時曾提到,香港不少僱主偏向保守,認定男性說話具權威力、說服力較強,較適合做管理層,招聘時未明言只僱用男士,在揀選求職者面試時,卻會首先篩走女士。

對於此情況,社會也不時有「男女能力確實有差異」、「女性不適合管理,較適合文書」等論調,為性別歧視辯白。然而,根據婦女事務委員會每兩年發表⼀次的《香港女性統計數字 2017》,在社會認為女性較能勝任的職位,如「文書支援工作」、「服務工作及商店銷售人員」,即使女性於這種工種的就業率比男性高,但於前者的收入中位數比男性低500元,於後者更比男性低4300元。

其中⼀個荒誔的解釋是,女性於所有工種的工作能力都比男性要弱,這顯然經不起考驗;另⼀個較為合理的解釋則是,女性普遍被認為比男性差,以致收入水平較男性低。

上文羅列的,只是女性於職場上所遇到的客觀不公環境。實際上,女性還受到來先傳統性別角色定型的束縛。傳統華人社會認為女性的天職是相夫教子、照顧老幼,打理家務,故此認為女性必需結婚,也將她們為家庭的犧牲視為必然。⼀旦有了兒女,不少女性在傳統觀念的壓力下,被迫執行「天職」,而這個定位卻是難以擺脫,令到她們離遠職場,無法在事業上振翔高飛。

//《香港女性統計數字2017 》:20⾄54歲的未婚女性與未婚男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相若,最多相差不過2.6%;但在同⼀年齡組別比較,已婚女性與未婚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往往相差20至30%,已婚男性與未婚男性幾近無分別。//

傳統性別角色定型不但令女性遠離職場,還會影響僱主選擇。對許多僱主而言,男員工結婚組織家庭,是成熟表現;但女員工結婚產子,則易被視為無心工作,並快將離職。這些刻板印象(stereotype)難免令女員工在與僱主討價還價時處於下風。

香港文化持繼變得開放和多元,但改變傳統性別觀念並不容易。職場性別平等是為女性平權的第⼀步,企業可以積極推行彈性工作安排等措施,支援已婚女性實現抱負。LinkedIn亞太區學習及人才管理方案副總裁Feon Ang表⽰,透過了解性別差距,以及女性面對的機遇和障礙,企業和社區才能落實性別平等的措施及和實現更均衡的員工性別比例,讓女性在職場⼀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