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環保意識提高,香港最近半年也掀起一場「走飲管」運動。(網絡圖片)

全球每年生產 3.2 億噸塑膠,由輪胎到蒸餾水的塑膠瓶子,而海洋往往是棄置塑膠的終點站。塑膠難以分解,嚴重威脅海洋生物的生命,海龜研究專家Christine Figgener2015年從海龜鼻中拔出塑膠飲管,海龜哀叫、流血的一幕,正是最赤裸的寫照。

隨着環保意識提高,香港最近半年也掀起一場「走飲管」運動,連鎖餐廳有不同程度的響應。環保人士及團體對此十分支持,但也有市民在網上炮轟連鎖餐廳「假環保」、「扮環保」,無視其他塑膠包裝,更有時為食客帶來不便。

//數據:香港人消耗塑膠飲管的量十分大。海洋公園保育基金去年調查了1000名15至59歲香港市民,發現他們每星期平均使用5.73條膠飲管,按此推算港人一年消耗14.4億條塑膠飲管。//

部分市民雖對此持負面意見,但本質並非反對走飲管之環保目的,而是針對執行者的不妥當安排。例如,奶昔無飲管、堂食飲品無杯蓋等,前者令人難以飲用,後者令飲品杯容易倒瀉。又如,每星期或每月的指定日子不主動提供飲管等令人費解的安排,難免令人覺得餐廳想響應環保,又想盡量減低顧客的不便,這個瞹眜態度乃至衍生出來的失當安排,造成兩面不討好的局面。

持平地說,社會不應讓連鎖餐廳負起「走飲管」運動的全部責任,作為推動政策的政府,也應在一同分擔。例如歐盟各國相繼採取措施,控制甚至禁用包括飲管在內的一次性塑膠,其中歐盟在去年12月中發表同意書,贊成禁用大部份即棄塑膠,包括塑膠製餐碟、餐具、飲管,以減少海洋污染,其目的在於打擊在歐洲沙灘中最常見的十種垃圾,當中亦包括棉花棒及發泡膠盒等日用品。

在這類爭議較少的環保議題上,香港政府可更放膽制定有利推動環保的政策,如2009年7月生效的塑膠袋稅,每個購物塑膠袋會收取不少於港幣5角的稅項,當時雖有反對聲音,但十年以來,不少市民購物時已自備環保袋,成效顯注。

當有硬性政策可依,企業就更能夠貫徹其企業社會責任,實行「走飲管」等環保安排,令到推廣環保從口號或瞹眜態度,蛻變成能夠落實執行的安排。能讓企業改變的力量,除了政府,還有來自個人減少使用即棄塑膠產品的行動。

環保一定會造成某程度的不方便,尤其需要涉及到消費習慣和生活習慣,更非一時三刻可以將情況扭轉過來。作為消費者的我們,也可在生活層面上參與這場運動,如自攜環保飲管、減少光顧大量使用即棄餐具和飲筒的餐聽企業等。

但必須了解的是,處理海洋垃圾危機已是刻不容緩的問題,而且必須全球各國加上作為製造及提供者的企業攜手行動,才能有望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