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人到30歲時,應能依靠本領,獨立承擔應承受的責任,且已確定人生目標與發展方向。然而,要找到目標與方向,並非易事。留職或離職,轉工或轉行,更是不少年近30歲的打工一族所面對的困惑,亦即社會所說的「青年危機」。

//職場人脈平台LinkedIn去年訪問了全球16個地區,超過18000名年齡介乎2533歲的受訪者。香港有超過87%受訪者表示,曾經歷過「青年危機」;分別有接近30%青年人選擇「轉行或投身截然不同的工作崗位」,或是選擇「裸辭」,以重新評估自己想做的事。//

現齡28的阿華(化名)本為記者,大學畢業後即投身傳媒界,工作了5年,在電視台、報紙、網媒都待過一段時間,對媒體有相當了解,而以人力資源公司的角度來看,阿華算得上具備了升職的條件。然而,他卻決定轉去一個他完全陌生的建造業。

這在旁人眼中如同戲劇的人生軌跡,在阿華心目中,早已經過千百次的思量。「或因迎合讀者,或因上司們在大數據時代下的急功近利,新聞題材及內容的質素日益下降,作為其中一員,做到心灰意冷,自覺當初的抱負已難以實現,」阿華歎道,「即使是行外人都知道,做傳媒人工低,不時加班,而且合乎升職條件的同事大有人在,能否升職加人工,實在有太大的變數」。

「親人、朋友當時得知我轉行的消息後無不詫異,」阿華笑言,聽得最多的是「讀咁多書,轉行做地盤,有冇搞錯」之類的說話。他自言,曾懷疑過自己的能力,是否自己不夠努力,才令自己不能一展所長,這些疑惑讓他徹夜難眠,也讓他萌生起轉行的念頭。

阿華最後決定跟世叔伯投身建築界,到各大地盤做水泥工,由「揸筆搵食」變成「揸水泥鏟搵食」,收入增加近三成,放假日子也較穩定。如今已入行一年多的他憶述,體力上適應的是小問題,做事的系統性與傳媒界差天共地才是大問題,他形容地盤解決問題的方法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一個共同準則,時至今日亦未完全適應。不過談到會否重回本行時,阿華稱言之尚早,也笑指如果可以做到判頭,可能會混一輩子。

// 本地求職招聘平台JobsDB最近的調查發現,「薪金與報酬」仍為眾項目之首(20.1%),「工作與生活平衡」居次(13.1%),「事業發展機會」(10.3%)排行第三。//

毅然轉行,無異於將過往的經驗變成廢紙,這亦是讓青年人躊躇不定的原因,在本港某教育公司任客務主任的阿茹(化名)也正面對這問題。

阿茹與阿華同年紀,從大學語文系畢業後,一直從事教育行業,曾在兩家公司任職,擁有5年工作經驗。她自信地表示,自己執行能力佳,與同事相處得不錯,上司亦知道她能力所在,故她的績效評估往往不錯,工資也有適時增長,惟上司始終避談升職一事,讓她納悶。

「公司屬中小型規模,我們很多時候要『一腳踢』,由幫客人選擇課程,到安排入讀,以及期間的行政事務都要兼顧,有時更要到上海等地的加盟機構洽談合作事宜,」阿茹表示,「現時我的職位是officer,根據前輩過往的經驗,以我的年資,其實可以再上一層樓,做到senior officer或assistant manager等職位。」

阿茹向來清楚自己進取的性格,也明暸自己「對事唔對人」的行事作風,或令上司認為她處事欠缺彈性,以致一直未讓她升職。這些印象在上司心目中很難扭轉過來,所以轉工是目前唯一選項。

目標明確的阿茹希望在職級及身酬都獲得提升。在這個前題下,工作選擇就未必很多,且要跟其他年資相當的行家競爭,因此阿茹在物色工作及見工時,也不太盡人意,壓力不少,時常為此泛起愁容。目前,她仍在努力尋找「Dream job」當中。

無論決斷如阿華,抑或悵惘如阿茹,當想轉工時,也應當問「自己想做什麼?」,然後搜集資訊,評估轉行機會,再交出專業與熱誠。人力資源顧問公司Six People Map月前在JobsDB分享指,工作5年以下不算很長時間,主要是累積了公司基本營運的經驗,因此新公司會比較看重溝通技巧及工作熱誠,「例如你是一個社交平台專頁的小編,你的目標是轉型成為平面設計師,因此你必須學懂運用各類繪圖軟件,準備好個人作品,才能在轉工時展示給僱主看,讓他明白你想轉工的決心。」

LinkedIn香港區總經理Adam Gregory早前的分享也提點到,當人經歷迷惘時,一位導師可為他們帶來新機會,要是能與日常社交圈子以外的經驗人士接觸,更可提供全新及中立的見解,有助實踐事業上的目標。

在現今社會環境,僱員在轉工時,不只獲得更理想的薪酬,更希望僱主可提供更理想的企業文化、工作環境及足夠的專業發展機會。因此,企業管理層也需要正視這個趨勢的轉變,需要清晰闡明職責,認真處理員工的意見,向員工提供足夠的指引,從而建立良好企業文化,這樣才能培養員工的忠誠,留住人才。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